资讯中心NEWS
您现在的位置:无极2娱乐 > 资讯中心 > 正文
资讯中心

金陵诗人王安石

作者:无极2娱乐_无极2娱乐官网-主页   来源:http://www.discountoakley-sunglass.com   发表时间:2019-11-18  

  在梳理《苏轼在江苏的南来北往之三访金陵》时候,发现王安石与南京的渊源很深,就动了整理此篇的想法。

  原先是知道一点王安石与金陵有关系的,但是没料到关系会密切到如此程度。在这几天的梳理学习过程里深深为王安石对金陵的深情厚谊感动。出生在江西,死在南京葬在南京。66年的生命20多年在南京渡过。苏轼的仕途生涯,就是穿行江苏,南来北往不同地方的奔波,王安石不同,他的30年仕途,主要是在京城和金陵之间的替换。每一回回京他都是叱咤风云的政治家,每一回回到金陵,他就是清丽脱俗的诗人。

  所以,梳理这篇王安石在南京,不注重关注他的政治生命仕途起落,就关注梳理他金陵诗人的一面。

  读他的这些金陵诗歌,欣喜不断,一次又一次让我感觉到眼前一亮,高端大气,不落窠臼。有一种从容深邃,自然清新,蕴藉智慧的感觉。诗如其人,他身上的烟火味道是不如苏轼多的,他的睿智高远却胜苏轼一筹。与苏轼相对,王安石是宽厚长者。

  但同时,一次又一次遭遇的整理困境,告诉我,对江苏的省会南京,我竟然陌生得一塌糊涂。感性很不足,理性更欠缺,梳理的很是机械。身边有太多熟悉的陌生,这些古代诗人的名字是,我们生活的地方也是。谨以此篇整理,作为以后行走南京前的功课,希望不久的将来,深度走览,感受苏轼王安石曾经经过的古城。

  王安石(1021—1086年),字介甫,号半山,封荆国公,谥文公,世称王荆公、王文公。又江西临川人,人称临川先生,王临川。因性拗,世人又称拗相公。

  他对南京的喜欢,不仅表现在他生活在南京时间之久,还表现在他以南京地方风物为抒写对象的大量诗歌作品上。所以,尽管王安石政治上宏图伟岸,气势轩昂,但是在南京,他就是一个诗人。

  下面几首诗歌,不是他同时期作品,我只是从题目的内容里排列出一点逻辑,以此表明,王安石每一回靠近还是离开南京,每一回走在南京的土地上,都情深意重。

  到金陵要写诗,住下来要题金陵,走一走就怀古金陵,离开的时候要写出金陵,离开了以后要写回忆金陵。历史上还有哪一位诗人像他这般痴迷南京的?

  王安石十七岁那年,因父亲王益任江宁通判,于是随父亲迁来南京居住。两年后,他的父亲因病逝世,葬于中华门外。于是,19岁的王安石就在南京钟山守孝,锐志读书。

  庆历二年(1042年),二十二岁的王安石一举考中进士,进士第四名,从此踏上仕途。历任各地官职,恃才傲物政绩赫然多次辞官不就,后调回京师,43岁,丁母忧,回南京为母守孝。并借此机由,辞官在金陵收学生教书为业。48岁,宋神宗登基,王安石出知江宁府。第二年就担任副宰相职位开始执掌朝廷大政,施行变法。51岁,变法受阻,王安石多次请辞,后来因为儿子王藉借他的名气为非,他坚决请辞。出知江宁府。55岁复任相职。56岁以子丧身衰为由再度请辞。同平章事,判江宁府。58岁开始,隐居钟山,直到66岁去世。

  他在南京度过青春时代,又分别为父母两度在金陵守孝,三任江宁知府,两度辞相后回到金陵,在南京渡过十 年 退 休 生 涯,最后终老南京,葬在南京钟山脚下。2009年在南京将军山一带还挖掘发现了王安石父亲王益及其长子的墓。王家显然已经视南京为归宿。金陵多故人,而王安石已经不仅仅是故人了,他虽然生于江西临川,但南京才是他成长生活的实际故乡。看他对金陵的依恋,当他为金陵故乡人,称他金陵老乡也不为过。

  他对金陵很熟悉,他的诗歌深度描摹了金陵的山山水水,山山水水里系着他的金陵情结。

  都说写诗忌讳重字,这首《游钟山》,却不厌其烦一口气用了八个“山”,可见王安石是个勇于创新的诗人。诗歌文字里就有游山,山连山山叠山的感觉。悠闲幽默有禅意。

  唐代诗人王籍有“蝉噪林逾静, 鸟鸣山更幽。”的经典,王安石却是一个不肯步人后尘的诗人,他的这句“一鸟不啼山更幽”,来表达他钟山独坐的感受,内心丰富。

  蒋山,也是钟山的一部分。王安石这么多诗篇,对准钟山,描摹中山,记录自己钟山行迹和行走所思,教我深信王安石对这里的热爱。

  钟山,山顶常有紫云萦绕,得名紫金山。钟山与后湖相依相望,奠定南京先天形胜。其间龙蟠虎踞,山水城林浑然一体,可谓南京山水人文之钟萃。故诸葛亮有“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也”的盛赞。自六朝第一位帝王东吴大帝孙权开始,钟山即成为帝王陵寝及功臣勋戚的葬地所在;自六朝伊始,钟山又是江东佛教胜地。王安石选择这里退隐,葬死,他的气派,着实不得了。

  夹口应在沿江口左右一带。诗人南来北往,途经此处,在纵览风光的同时,心头不由泛起千丝愁绪,形于笔端。他多次写诗表达自己经过夹口的所见所思。

  上面这首诗的气氛小气了,平庸了,总感觉不像王安石,但在网上看见说是王安石的作品,且收藏。诗人的心境原本就不可能永远一个样子。

  这首就感觉合乎王安石的风格,就算心思伤悲,他也会写成景象清雅,用语精妙,尽在不言的。

  半山情结是王安石晚年的南京情结。王安石第二次拜相想继续推行变法,不久,发现宋神宗对他的态度大大不同了,于是1076年10月他再次罢相。罢相后回到南京来居住,起初还有个“判江宁府”的官衔,但他一直没有到知府衙门去视事,到第二年的六月,他连这个官衔也辞掉了。他在江宁府城东门到钟山的半道上的白塘(今海军指挥学院院内),为自己建造了住宅, 此地离城东七里,距紫金山亦七里,恰为半途,因以得名“半山”,他给自己的园子取名“半山园”。他晚年自号“半山”,也源于此。

  在归隐南京“半山园”前,给其二弟王安礼(字和甫)写了一封诗信《汜水寄和甫》,归隐之心跃然:

  他在《示元度》(又名《营居半山园作》)一诗中记录了自己为半山园设计园林的经过:

  可以看出,王安石对于自己盖房建园的劳作以及选择此地的眼光,很是得意。王安石写词不多,他一首《菩萨蛮》描写自己居住的半山园环境,反映他当时的心境:

  数间茅屋闲临水,窄衫短帽垂杨里。花似去年红,吹开一夜风。柳梢新月偃,午醉醒来晚。何物最关情?黄鹂两三声。

  半山园与奢华搭不上边,不过,半山园追求的是环境之美,以周围的人文景观、山林之幽,衬托出超然脱俗的意境,以树木作为无形的墙,也比严实的砖石围墙更能体现与自然环境的浑然一体。他在《浣溪沙》中描述:

  百亩中庭半是苔,门前白道水萦回。爱闲能有几人来?小院回廊春寂寂,山桃溪杏两三栽。为谁零落为谁开?

  这样的居住环境让苏轼都羡慕不已。1084年4月,苏轼途经南京看望王安石后,在半山园小聚,后来还写了《上荆公书》,称“某欲买田金陵,庶几得陪杖屦(侍奉左右),老于钟山”。

  其实,半山园原来为谢安故居,故居的东面有一土墩,即晋代名臣谢安的遗址,谢公墩,墩上一亭,即半山亭,置身亭中,可以俯瞰半山园。王安石曾经写过一首《谢公墩》的诗(又称“争墩诗”):

  此时的他已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将兴趣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转为寄情山水。他在半山的隐居生活悠闲而孤独。宋代刘斧《青琐高议》有一段记叙:王荆公介甫,退处金陵。一日,幅巾杖屦,独游山寺,遇数客盛谈文史,词辩纷然。公坐其下,人莫之顾。有一人徐问公曰:“公亦知书否?”公唯唯而已,复问公何姓,公拱答曰:“安石姓王。”众人惶恐,惭俯而去。

  他在金陵的乡邻,都不认识他,坐下来聊天甚至怀疑是不是读书人,有没有文化。等到他自报家门,又都立刻惶恐离开。

  这个故事,特别形象地表现了王安石的孤独,是一种高处不怕寒的从容。一个内在精神丰富的人,他自有自己的每一天的生活内容。

  出郊,就是这样孤寂生活中的一份消遣。他饱览山光水色,写了不少精致淡雅的山水绝句。连黄庭坚也称赞:荆公暮年作小诗,雅丽精绝,脱去流俗。

  江上泛舟思考,也是寂寞生活的乐趣。此诗就是他在秋江帆影中获得精神启悟而作,体现了他隐居江宁半山时的诗风特点就是:意境空灵;用语精警; 饶有画意。诗人的寂寞是珍贵的,正是这些寂寞的日子,王安石的诗歌在金陵的创作成就了他独特的诗风。这些小诗(主要是绝句),以其独特的风格和写法被人称为“王荆公体”。以七绝形式描写自然风光,注重炼字炼意,被称为半山绝句、半山诗。

  玄武湖位于南京玄武区,东枕紫金山(钟山),是当今江南地区最大的城内公园。玄武湖距今已有两千三百年的人文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先秦时期,六朝时期就辟为皇家园林。

  历史上的玄武湖,北接红山,西邻狮子山,南至鼓楼岗,几乎占了今天南京北城区的一大半。也就是说,现在鼓楼以北,建宁路以南,中山北路以东的大片城区,当年都是玄武湖的湖面。唐朝以后玄武湖逐渐淤浅,至宋初桑泊(玄武湖)之淤甚矣。王安石二次出任江宁府尹时,便遇上了难题:玄武湖淤塞已久,若弃置不用,可惜;若疏浚复湖,又非一日之功。怎么办?他选择了泄湖为田。熙宁八年(1075)十一月,王安石给皇帝上奏《湖田疏》:

  臣窃见金陵山广地窄,人烟繁茂,为富者田连阡陌,为贫者无置锥之地。其北关外有湖二百余顷,古迹号为玄武。前代以为游玩之地,今则空贮波涛,守之无用。臣欲于内权开十字河源,泄去余水,决沥微波。使贫困饥人,尽得螺蚌鱼虾之饶。此目下之利。水退之后,分济贫民,假以官牛官种。又明年之计也。贫民得以春耕夏种,……岁收水面钱,以供公库之用。

  北宋元丰年间,也就是公元1080年前后,玄武湖畔的一幢茅舍里,住着一位名叫杨德逢的隐士。他因为住在湖的南岸,所以自号湖阴先生。他的老友王安石,闲居金陵期间经常来找他论诗。王安石在他家的墙壁上留下诗歌。

  诗中的两山,指的是钟山和覆舟山(今九华山)。可是,从玄武湖的南岸朝北看,哪来大片的绿田呢? 原来,在王安石的一手操办下,玄武湖此时已经全部泄湖为田,为忍饥挨饿的贫苦百姓解决了一些燃眉之急。王安石为此感到十分欣慰。也因此,从湖阴先生的茅屋朝外看,见到的就不是湖水,而是长满麦苗的绿野了。

  秦淮河,长江下游右岸支流。古称龙藏浦,汉代起称淮水,唐以后改称秦淮。 秦淮河大部分在南京市境内,是南京市最大的地区性河流,孕育了南京古老文明,被称为南京的母亲河,历史上极富盛名,被称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在北宋时候,这里交通灌溉,意义重大。王安石有诗歌:

  宋朝的秦淮河还没有后来明清时候的那股浓艳香脂的味道。王安石死前把半山园变成寺院,自己就住在秦淮河边,以示更简朴的生活,就可以证明这个说法。

  王安石隐居“半山园”,却与朝天宫一带也有不解之缘。朝天宫,位于现在南京市秦淮区朝天宫街道水西门内冶山,是当今江南地区现存建筑等级最高、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

  朝天宫所在的冶山是春秋时期吴王夫差修筑的冶城所在地,是南京主城的发源地之一。

  冶城,在今南京西,在这首诗歌里王安石以冶城寓自己政治抱负有可能难以实现。壬辰是1052年,时王安石31岁,任舒州通判(约五品或六品)。寒食在清明前两天,是仲春、季春交替时节。这是祭扫亡父时的作品。王安石主张改革,但当时保守势力强大,他的政治主张不能实施,因而有思隐退的情绪。按说,31岁当到副市长级的地方官,应当是仕途很顺利了。但是王安石志向在做事而非做官,志向不得施展,必然会产生郁闷的情绪。

  这首五律写于1065年,辞官在金陵教书时期。两年后其就任江宁知府,又三年后升任宰相,开启历史上的“王安石变法”。

  前面两首跟“冶城”有关的诗歌,都写得比较感伤。为何,每一回面对“冶城”,王安石一贯大度乐观的心态会悲怀?这或许和这个地方蕴藏的历史故事有关。据《世说新语》记载,东晋时期著名人物王羲之和谢安曾同游冶山。谢安“悠然远想,有高世之态”。而王羲之却说:“今四郊多垒,宜人人自效,而虚谈废务,浮文好耍,恐非当今所宜”。时人以此为千古名言。

  这两个历史名家,处世的态度不太一样,对待自己眼里不合适的社会,谢安是“高世之态”,王羲之是“指正之态”。王安石,这两种态度兼顾。有指正当世的机会,他责无旁贷呕心沥血,没有指正的可能,他就退隐金陵高士举目。但是这两种态度转换的过程里,消耗的是他的斗志,增添的是他的诗意。

  王安石退居半山,选择在谢公墩安家,到冶城访“王谢风骨”,显然就是对谢安“高世之态”的认可。王安石把这里的书院命名为“箨龙轩”,箨龙,竹笋的别名。古人爱竹,竹子象征着人品清逸以及气节,竹笋拔地而起是一种希望。王安石与其二弟王安礼,在今南京鼎新路与升州路口的斗门桥西的华藏院“此君亭”下消遣写下《与舍弟华藏院此君亭咏竹》一诗:

  一条小路,四座凉亭,竹影婆娑,意味深长,在这样的环境里,王安石勉励其弟,要珍惜人才,要让人才发挥其真实的才干。

  此君亭,原在今朝天宫南,秦淮河与运渎河交汇处,遗迹无存。为念安石魂,今在其北约300米开外朝天宫街道市民文体中心内仿有一亭,也曰此名,配其咏竹诗。对这个书院,和这些竹子,他好像还写过好几首诗歌。

  箨龙,竹笋的别名。竹子象征着人品清逸以及气节,竹笋拔地而起是一种希望。历代文人“咏竹”的诗词众多,王安石不令“咏竹”而且把自己隐身的书院命名为“箨龙轩”,却又多了一层意思,要惜才!

  南北朝时的诗人王籍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名句,王安石却偏跟他较劲,一鸟不鸣山更幽。终日相对茅檐而坐,流水无声,连鸟鸣都没有听见,这到底是一份寂寞难耐,还是心灵的更博大更丰富呢?我以为,在后者,王安石的寂寞里涌动的一份跟传统固旧的较劲。

  王安石的这种逆向思维,与常人不同的智慧思考,是他成为政治领袖的原因,也是他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他的很多文章和诗歌都体现这个特点。跟许多杰出诗人比起来,他们只是辞藻特别意境独特,王安石的诗文里,却体现的是洞察角度的异样思维高度的攀升。

  那首《乌江亭》 我以为也可以算在他的金陵诗歌里。这个乌江亭,在现在安徽和县境内,说是在安徽,其实和南京紧靠。2015年春节我自驾过去一次,才知道离靠得很近很近,近在咫尺。当时就碰到一对南京市的老人说自己从家门口上公交车直接坐到乌江站台,步行一刻钟就到项羽自刎地。可以想见,当年闲居金陵的王安石,自是来过这里缅怀和思考。他的思考永远出人意料,不同凡响,启人心智。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嗟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

  他一直再告诉后人,已经奉为真理的一些经典,存在这太多值得推敲的地方或者还应该有另外角度的思考。你的身边多是鸡鸣狗盗的小人,高士们自然离你而去。王安石身上的高贵气质,独立思考的习惯,令我深深敬仰。

  栖霞寺位于南京栖霞区栖霞山中峰西麓,三面环山,北临长江,是中国四大古刹之一,南北朝时期是中国的佛教中心,与鸡鸣寺、定山寺齐名。王安石来到栖霞寺,赋诗云:

  鸡鸣寺位于南京市鸡笼山麓,是南京古寺之一,东对紫金山,北临玄武湖,山明水秀,风景佳丽,向为游览胜地。 鸡鸣寺本是梁武时同泰寺的旧址。当时同泰寺与皇宫遥相呼应,金碧辉煌,六座大殿,七层在佛阁,九层宝塔,供奉着十方金像十方银像,规模在南朝四百八十寺中首屈一指。梁武帝曾经四次到同泰寺里“舍身”当和尚,大臣们只好拿出巨款为他“赎身”。 这后,寺遭雷劈火烧,除瑞仪殿、柏殿外,焚之殆尽。梁武帝并不死心,还想大兴土木再造十二层宝塔。塔尚未造成,侯景举行破城,梁武帝便饿死在台城。同泰寺建筑,现在只能偶见一些瓦片以及一段基础。

  鸡鸣寺东侧有胭脂井,相传陈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妃曾投其中以避隋兵。又叫“辱井”。宋朝进士曾巩写了《辱井铭》,书篆文刻于石井栏之上,铭曰:“辱井在斯,可不戒乎。”王安石也曾在这里留诗一首:

  此诗再次不厌其烦重复相同的意象,“溪”“山”,文字调皮可爱。 定林寺在钟山下紫霞湖旁,王安石晚年曾卜居于寺旁。这首诗小溪澄澈,白云悠闲,山形优美,小鸟适意,山花自在,随心所欲,好不快乐。

  依旧给读者自在闲适到没边的感觉。鸟随意飞,水随意留,云随意飘,人呢,摘朵花,嚼两口,吹吹风,发发呆。诗人在这个境界中不仅没有争竞,而且一点心思都没有了。

  王安石的诗歌很智慧,信手拈来的随意,却意境独特,别出心裁,精致巧妙,令人惊叹。这首诗,表达的是主客两忘,物我两忘的意思,他的调皮在于连连“倦”连“闲”都一并忘记了,宝公塔,威武,厉害,哈哈。

  1084年春,王安石害了一场重病,他突然觉得,这些年来所经营的半山园和那些田产全是一些累赘,就向宋神宗陈报,把半山园改作了僧寺,并由皇帝命名为“报宁禅寺”。这年秋天,王安石的一家就在秦淮河畔租了一个小小的独院居住。“织芦编竹继檐宇,架以松栎之条枚”,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变得更加淡泊。

  王安石写诗多,写词很少,但是对于金陵,他满怀豪情地抒写了好几首词。最后用王安石的两首词,来结束本文的梳理: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我们的文学记忆里存在着很多熟悉的陌生人,王安石也是。他有过很多政治头衔,但是在南京,古金陵,王安石不是宰相,不是政治风云人物,他就是一个诗人。

上一篇:抗尘容而走俗状”是什么趣味呢?

下一篇:明月山温汤古井北温泉入户独立厨卫一居室